《幸好,未麻木》等

水盈

《幸好,未麻木》

時間撫臉
無聲出現皺紋
是岁月的成熟
和誠实。沒有反过來求它
留下青春,正如
醒後沒有留下
夢裡的髮簪
走進樹根高懸
泥吃树叶的森林
不想再探秘
千万不要誤信村童
指著的远方
有什么溪流
潺潺聲也不是證据
千里外
卻听見縫衣的母親
每回棉線繞圈的聲音

《我們的那段落……》

原來我的心是不甘
這樣吧,不要讓甜點變酸
朽坏了甘甜的兴味
橘子作了一首詩
我怪它太造作
不因為我懂得多

寧靜,彷彿属於文字
又穿透文字
跨越某個字限就是喧鬧

寧靜是霉菌
靜靜地發青
加一點灰白的修辞
是最長久和病态的自戀
高傲地扩大
是大自然的黑痣
我曾饒了它的性命
它可有性命﹖

經已在寧靜中不懂寫寧靜了
靈感剎那飄過
像告訴我我有飛蚊症
不太感性的假設
為何不寫蒲公英的籽﹖

是的,我是一個作者
但我不想執著孤獨的輪廓
不想只拥有影子
我不甘
回味那种味道
是丟掉的杯麵碗子的一點氣味
溢發出來的吸引
和空虛。是你擦不清的字痕
告訴我,我們之前的段落
沒有下落
寧靜之後卻有寧靜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