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島嶼沒特殊記認
渡過踏實的海,便失蹤了
的方向。我們一起迷失
而後,那片板塊漸靠攏
別離了一小時以前的渡頭,著陸
那島嶼,就抵埗
整個山頭覆著草被與浪花
風景自兩側移來,又掙脫
自視野
往後退的海岸線
過茅坪,至於端崖
疊合的石塊不再分離
只是留下來,為了見證漲退
光線未被篩選,攤開影子
明明滅滅,座落山坡的椅子被延長
前方我們的一望無際
讀懂浮泛卻不明暸海水
與偶遇的定律
我們協議,要記起
離去之前我們是重逢
記起後來,
眷戀一座夜間的燈塔,在白晝
當黑夜退身,燈火
遺下沉默的溫度
天亮以後
讓時光,把自己深刻地遺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