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妳

哲一

一、不再分離

我是多麼痛恨自己,
莽撞俯衝,與一隻游隼的癡妄,
終究沒有差別。
每一次指爪臨水,
總會翻尋記憶,設想陰影
已經忘卻消逝的時分。
是有些漣漪,往返途中,
早在朦朧的臉上散開疵瑕,
如此不堪睹睞。
印證,不能輕易撕毀;一行水影,
籠罩過負重的一生,
不輕易銜去,就學懂
光的浮動,是河紋皺盡一刻,自然
藏下舒展的歸宿。
如同水色習慣漂泊,不因為足趾
一再深陷,留過點滴;
偶爾,濺濕的日子會提醒來者:
往事一直倒照,不為流連,只為
淡淡的相忘。
於是,我試圖
伸手往後掬水的歲月,
慢慢濯走,那些纏繞未斷、
仍舊痛恨的假象 ───
不再分離,對了,就恰似
風的無定,從來
伺機把弄潮浪,以及不信難忘
均是善忘的過客。
是故朦朧終究遠離;
是故惶惑之際,我赫然
察覺掌下俯衝的水域,流浪
如舊泛浮,其實,也如舊
滿載自己淚過的印跡 ……

二、飄

再蔥綠的莽原,不再
領會,飛蓬半世漫遊,只為
掩飾怠倦的腳蹤;
再廣袤的野土,芳菲不長,
蝶羽無飛,容不下
光色雋永的餘生。
煦風,足以擰轉
來日的航路;山嵐,
輕輕蔓延,足以隱去
多少個決堤的晝夜。
林麓,於是未免碎折;阡陌,
也終成泥塵。
我是如此不能自主,始終
徹地飛行,
探聽回頭的風聲。
因為聲聲刺骨,總在祈盼
一處落下的方寸:
妳,仍是我
繼續飄零的理由 ……

三、邊緣回望

一顆淚,依然留戀
眼瞼的邊緣。危立,為了
俯視軌跡盡頭,
一一磕下的,到底
是野花低頭的反響,還是
無回的窪池。如果水點
絕無失記,漫流不斷的世界
不會寂寞;如果
不得抗逆,記憶,也注定荒老,
滌淨前,回望每一次
相逢,都定過散落的韻腳。
那麼解脫,正是得悉緣分,
點點與滴滴,原為灌溉
所有未被濕透的花草。
況且,在臆想再遇的日子裡,
不再躊躇,那顆淚,
一定無悔墮下 ……

四、夜潮

夜闌時,希微的星辰,
仍試圖在瀚海中,
細算點滴,烙下了
互相追憶的光陰。
洋流,如此的浩渺,
仰泳其中,會否漸趨忘卻,
地帶片片茫無,根本
就沒有一方沼澤、一岸水湄,
生生世世,任由火花佇候,
蝕盡海面上,每一弧
迴轉,而且無休的紋路?
思念的日子,失去雲的憑藉
注定荒涼,連風,也佈滿霧霾。
但水波,若不傾覆宇宙,
便枕成一場風雨,霑潤
孤星的迷途;蒸不去的潮聲,
倒數時若過於洶湧,最好,
是希冀更迭以後,呼喚低迴,
依舊一一追隨。何況,
妳我不過是好奇的水族,
渴望閃爍,卻害怕離離合合,空剩
彼此的寂寞。是沉浮,是顛倒,
所有既來的悲風,未來的滄浪,
我已預備自焚對抗;
如果幽囚無光,一夜間,
我會燒一座空城,讓燈塔千百
立地燃起,從此,為妳
亮成一生無阻的嚮導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