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黑

我只會泡茶
泡出一道苦澀的茶是我愛好
不管是西湖龍井、碧螺春、凍頂烏龍還是什麼茶
那種獨有苦澀味只有我能給

我不是啞巴
對於說話的藝術我能參透卻不會參與
我只希望能有空喝一杯濃茶
它提醒我
人還是不說話好

每次有人來光顧時
進店與離開的情緒總是截然不同
進店時充滿期待,愉悅
離開後幻想即時幻滅
但我不會因此而改變我的泡茶方式

感情可以分許多種
茶亦有分為綠、紅、白、青等
每種茶所帶來的味覺享受自然亦有不同
為何我所沖調的就只得苦味?

我看似默不作聲
讚賞不受,批評亦不受
茶亦看似甘苦
不帶甜,不帶酸
沒有刺激
一切歸於自然與平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