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你招手的幡

胡榮基

你在河岸那頭失神
著床的幸福漂洗著
陳舊的空氣
洗過的潔淨
像一株不受霜寒中堅毅的雛菊
而你穿著一襲迷漫塵煙
已無從打撈被擊沉的太陽
一場劫掠
一場脫離的身軀
漂流在月黑風高之河
恍然夢裏死去
北方的古廟鐘聲敲響了
也搖落西天彩霞
蹣跚地從肅穆中走出僂背老人
橫在山影上
獨唱山谷遼闊
終於,你欲飛
如寒光已歇的眼睛
同時偃睫地紮住飄浮的幡
隨行移入神聖殿堂裡
從此,不再流連忘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