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菸的約定

哲一

聽說一根菸,
預早了五分鐘,
灼短一生難斷的癡想;
聽說,一輩子,
八十場秋霜烈日,平均地
冷藏晾乾,浪漫的情節謹慎捲好。
一把火,焚燬不焚燬,
餘下的悲歡,我都打算奉還。
就算煙絲糾纏,莫忘了
每字每句,相擁的份量越是深刻,
裂痕在離開後,如何湊合、補縫,
迷霧裡試圖重拾溫熱,
手心追撫,越發現遺失方寸,
無從與妳疊合。
能否理解,每一點煙燼,
也背負約定?一生
與命運對燃過後,總要
輕輕、輕輕地,回溯塵世,
默認所有聚散的定軌?
但屈指的時候我情願臆度,
當日冷冷撒落的,並非
骨白的蒼涼,妳只是率先
踏上尋蹤的腳步。
一樣輕靈,一樣細碎,
煙海浩茫時留下了咫尺,
來日,好讓我
尋得著歸宿的煦暖。
煙滅灰飛,殘蒂落地的清脆,
像妳,我竟如此懷念。如此,
續一根菸,把約會延長,
世界的距離從今縮短。
過多的咳嗽、咯血,
會提醒我,相遇的日子,
一定不遠了 ……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