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極品系列】殺人網路

夏霽〝香港小說學會供稿〞

藉此故事向網上遊魂致敬。

報章上A5版的一角,有一則標題為︰「惡臭擾鄰揭青年沉迷上網暴斃。」 這則報導,在現實世界裡是多麼的渺小。

假如,你都是熟悉網路的人,甚至被稱為網上遊魂的人,你就會知道這則新聞卻是一個殺人網絡的殞落,一個傳奇的結束。

多年前,他因不當使用電腦被判罪社會服務令一百二十小時,還被法官指為雖有一方面的天才,可是卻不肯面對失敗,才致誤入歧途。後來,他並沒有洗心革面,卻在網絡世界裡,以一張鬼面蜘蛛為頭像,留下一個恐怖的名字——蜘蛛。

我敗給他,其實不是輸給什麼天才,只是我沒有他那麼「得閒」。但我必須承認,他確實充分發揮了在網絡上稱王稱霸的道理——得閒者勝。

言而,我只是他云云手下敗將的其中一個。

記得數年前,本地某政黨之內鬥,雙方各不相讓,還咄咄逼人。在持續論戰之中,漸漸只剩下我和他。一向以來,他早就習慣在網上四出向別人挑戰,別人說對的,他就反對他;當別人說他對,他又會反過來說那是不對的。總之,他是為爭辯而爭辯,幾乎不再說什麼道理。那時,其實我也已經在網上疲於奔命地回帖,局面更由他在向所有人宣佈「辭了工也要跟我糾纏下去」後,我就節節敗退,而且一敗塗地。

當時,我一身兼三職,只能在有限時間裡回帖駁斥。可是,我每天下班回家,他的攻勢已經佔據整個網絡,我的回應都已經沉低,聲音變得一面倒。我留意到他那「辭了工也要跟我糾纏下去」的決心,是如何堅定。每一天,他都用上二十小時以上在網上流連,還糾結世界網民,合組網絡游擊隊、人肉搜索器等,在虛擬世界裡,不分日夜的排山倒海地發功。

明顯地,我敗象已呈。可是,由於我並沒有「宣佈失敗」,他更施展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手段。

首先,他向我的FB上的朋友埋手,我所有的二百多個朋友,他都加了。當時,我已感到第一級的恐怖。接著,我發現他還加了我的朋友的每一個朋友,我感到恐怖正在升級。我嚐試去了解,他究竟做到什麼程度?我花了三天,留意FB上的動靜,終於我發現他大約加了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都不難找到那明目張膽地以鬼面蜘蛛為頭像的戶口,在這廣幅範圍裡隱隱作祟,總共是五層的遞增。若以簡單數學來計算,假如一人有一百個朋友,一百個朋友每人再有一百個朋友……如此推算,在這五層遞增後,已經是十億人,相信已是蓋過FB這社交網站所有的用戶吧!

接著,恐怖不斷升級,我發現到這只不過說FB上的層面,這只不過是起點而已。他還在我的朋友群,在網上的足跡裡無差別地擴散開去,範圍涉及部落格、微博、推特、討論區等等,甚至是我閒來才玩玩的網上遊戲裡,我的朋友都已被他加了。

據說只要在這世界經過六個人的傳遞,就可找到世上任何一個人。那麼,他已滲透到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了,確實是避無可避的了!我醒覺到已經完全墮入了他的「蜘蛛網」中,使我終於知道他的名字,究竟是那麼恐怖。我就像墮入蜘蛛網的飛虫,任由宰割。終於,我在FB的近況裡寫了一個月宣佈投降的聲明,這事才結束了。

後來,他還在政、經界起風雲,幫助了一個小政黨在選舉大勝;有人得他幫助,以手上五千元資本,在半年內透過賽馬、賭波、股票、炒樓,一翻再翻,購下二棟半山區豪宅。那都只是小事而已。有傳聞說,就是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也是他在暗中支持的。從此,他的名字——蜘蛛,他的故事在網上世界早已成了一個永垂不朽的恐怖傳奇。

今天,他被證實暴斃於電腦前,這個在現實裡微不足道故事,亦隨之劃上了一個句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