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境》組詩

哲一

一、撕票

冷靜一點!一點成規
既然不可革去,那就戳破。
是的,你們招一招手,
哪有一個市場不能超級?
超級物價,超級的
耐力與血肉,浮起過
也堆築過掌中的宇宙。
紙錢,凡是騰飛
凡事能出賣的世界,盡管
再多飛一會。我知道
掉下來的瞬間,蓋不住
門外的慌張耳目。
所以他們哆嗦過後,
卸去傭工的綁縛,只能是
奴隸。

誰也不甘消極就戮。
但引頸,前路無法放眼;
不冷靜的雜音,適合
以謊言,歹毒地
掩眼閉嘴。我們
甚麼時候情願滅聲,甚麼時候
竟選擇癡想:臨門的惡煞
滅門以前,表露一點,
就那麼一點善意。
於是最合理,
乾脆一同連坐,反正人,
臨危應該好好理解:
如何終生緘口。

何不冷靜一點?錯摺的
浮城,紙錢無力乘風,
金碧絕倫總得坍塌;
別擔心,離地的貴冑,你們
一樣會直達天堂。
年代的高壓,帶不走的
萬般,終究,在你們身上
逐一感悟。所謂
報應,以重覆的刀痕,
模仿生活的解剖術;
至於釋放的節奏
從不如注,就得沉穩,
且如此綿長:
一道、兩道、三道 ……

二、對壘

北極,盤踞的一群企鵝,
喧噪振翅,以長喙
銜起注定潰爛的晚陽。六十五趟
升升與降降,哪怕日輪
高懸的鋒芒只更尖利,
一島冰原、群熊,終成齏粉,
願高溫來時,多叨一點餘光,
好好壯大聲勢,
恫嚇自己,陰影之下
一場自招的末世。
別忘了:輪廓分明,
黑白各自染身,不等於
涇渭冷暖都會辨清;
正如畜牲,心中無明,
也就失了智,也就
不會聞見痙攣的可悲。
於是蟒蛇,可以善意釋出。
和諧地以毒舌,舔食
奠基百年的巖礁,一切的豐沛,
統統融成瘠地。
於是,往後每一段齋戒,
索性吮癰潤齒、膜拜濫殺,
用更多的血腥沐浴。
至於空降眼球上,那一丸餘暉
成功爭取,當然了,
一餅厚重的脂膏,必須
不動聲色,盡快獨吞。
飯後,所有殘羹與屍骸,
只須穩妥裹成粽子,不加掙扎,
該能餵飽霉腐的鬼海。
無所謂的,不白的死因,
就算他日鉤沉,
且付上一個名目:
興廢有時,奉為祭祀的犧牲
孰賢孰愚,不離宿命。

熊,預知指爪耗損,
必沉的陸嶼無從抓牢。
可投海前,總得
和無恥的群醜
對壘到底。

3 則留言

  1. 為了一群無中生有的傷害,選擇結束自己已表自清,
    只得了,虛名。
    何不在結束自己前,與那群無中生有者,對峙到底
    反正,終究要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