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等

羅明清

《暮春》

鄉村一牛棚。寂靜的夜。
老黃牛和它的主人。一部寓言靜靜展開。

老黃牛一邊反刍著白晝的陽光和草香,
一邊向它的主人說很多田地、莊稼以外的話。
聽著聽著,主人就迷糊了。就在牛棚裏做起了夢。

醒來的時候,太陽已嗮過田地、莊稼、和草木,
嗮到了主人撅出牛棚的屁股。
老黃牛用深情的眼睛,默默看著主人慢慢蘇醒。

主人記不起昨晚老黃牛說過的那些話。
犁地的時候,老黃牛使了性子,照常挨了鞭子。
主人揚起鞭子時候,顯然想起過什麽,有過瞬間的遲疑。
但看著那塊板結的土地,想到那些急迫的種子,
最後還是將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老黃牛的身上。

老黃牛和它的主人,眼裏都噙滿了淚。
這一幕,天和地都看得很清楚。

一天耕種下來。主人先給老黃牛割來很多草,
然後再給自己煮來一大碗面,陪老黃牛一起共進晚餐。
主人吃飽了隨地放下碗,先摸摸自己的肚子,
然後又摸摸老黃牛的肚子。
緩緩地舒了一口氣,卷起一支煙……

主人靠著牛棚看月亮的時候,老黃牛打起了鼾。
這一夜,主人對他的老黃牛說了很多知根知底的話……

《我知道那只野兔藏進了花台裏的草木》
          
          
人行道 車道 把一溜串花台隔在中間
那是唯一一片可以藏身的林子
穿越人行道已經是一種迫不得已的冒險
命就懸在一雙奔跑的腳的腳尖
再穿越寬闊的車道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車的塊頭 飛旋的輪子 刺眼的燈
絕對是無法撕裂的天羅地網

我知道那只野兔藏進了花台裏的草木
我突然收住了奔跑的腳步 收住了協助堵截的想法
我看見野兔倉惶上路的坡坎下
一大群揮舞棍棒的民工 放工後晚飯前的一場饑餓遊戲
美味的渴望和生命的奔突
我停了下來 像城市此刻的工地一樣 停了下來
對眼前的一切保持沈默

民工們沮喪地鑽進了工棚 我繼續我的飯後消食散步
不時回頭看看那個躲藏著野兔的花台
心想夜幕早一點拉攏 人和車早一點騰出道路
讓草木中的驚魂平穩下來 舒緩一口氣 淡定在茫茫夜色裏
可是一個個燈火通明的工地 一條條縱橫切割的道路
真不知還有多少出逃不及的野兔
能躲得過城市的圍殲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