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灰

─── 悼 「八 ‧ 二三慘劇」 三周年

哲一

嗜血的彈道熾熱如常,
劃裂三年,讓長空的風聲,
留下一樣的沉鬱,一樣的枯啞。
彼岸,每一抹不肯長眠的飛灰,
尚有未曾走完的行程。
天國路遙,空虛的永夜,
就枕多雨的荒土,
為無涸的淚水,暫且尋個落腳。
咫尺望斷,如果,只有再深的霧霾,
再急再寒的悲風,再險的歧道,
未下的苦雪,願你先冷住
一段曾經迷惘的血路;願你
還記得火劫以後,除了熒屏之間
顛顛倒倒,都照著最惡俗的笑語,
而日夜哀嚎的,依然
徘徊在未央的彈煙裡,尋覓
一段歸家的軌轍。
可以的話,將假泣留給政客,
抽泣留給雨天,飲泣都留給荒土。
任風聲寂寥,彈道繼續震響,
飛灰,或已忘了安息的時刻,
跋涉天涯,只為尋覓
一段歸家的軌轍。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