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谷裡的風,起了

小害

龍貓,你說
告訴你仍在移動城堡
那些潰裂的城門仍孤陋地看守
時間的可能
而那沒有匙孔的門把
季風依舊在隙縫送出食糧
讓你,區分灰絨毛和白皮毛之間
不用在瘦瘠的冰原餓死

是變形的辛活
你的近親已撇開靈魂在烈日下痙攣
他們的故地只活在一堆舊信上
曾描述的無數鳥居
被一束鎖鏈縛進大海
於是,有人說他們是傳說的天狗
但實情是,是時薪制的喪家犬
在繁街派發速遞傳單
速遞生靈

我是個鮫人,時常感覺自我緲少
和漁人分別後
我長出髒兮的腳,靜靜拿走
晚上打碎的方糖
為著證明生存的偉大
盜竊者從不順應天命
因我的時間從不被時間所打敗
死亡終會收復死亡

我想過:真的想像過
當風吹起時
我便會重生在萬物的腐蟲上
眼前及身後,掃洗口袋裡的硝煙
然而,我亦曾忿恨一切邪惡
披掛著狼皮獵殺幽靈
但這事情重要的嗎?最終神明沒有
在哲人的口中被死去

神--會否隱去
所有入侵的孩子
如果纏住槍嘴的是煤炭屑鬼
而不是利刃,而不是一枚果核能拭去的
一切善和惡。我姑且相信
相信飢餓不是人禍是天災的原罪
用貪婪的火燒去一壺未有沸點的淚水
誰去假冒巨人
借去其餘閃爍的生命

就謳一闋歌予你
唱盡崖上漸熾的金戈
我們都會在無路可逃的地方蒸發
裸露最後的幸福
特別是忘記為何飛翔的鴉群
彎腰放下--
撿回瀲瀲的肥皂裝飾夕照
然後,我再沒什麼可被偷走
如失去硬殼的蚌

空中的城堡,快越飄越遠了
我願我是它的遺民
亦是唯一的居民
縱使飛不出地球圈;沙般大小的世界
但不必再隨霧霾行走大地
把慾念脫至腫脹的腳踝
若使,真相真的像囚徒
糜爛在糞土般真實
那時,請你能否撐一把雨傘
到巴士站接我歸來

註:讀完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退休的新聞,腦內不其然想起那些動畫片段,當中包括: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飛天紅豬俠、百變狸貓、幽靈公主、千與千尋、哈爾移動城堡、崖上的波兒及借東西的小矮人亞莉亞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