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草原險象

水盈

草吃兔吃獅子
太陽這個目擊者
懾人的銳齒在草身上張揚
食物鏈宣揚吃喝主義
一直要把生物顛覆
兔子利爪下的血痕
叫喊
磨滅不了
天空也在結疤,暫不流膿,
所以乾旱
兔子只顧吃不理母親不理父親
不理天堂不理地獄不理中東不
理非洲不理劍橋不理牛津
獅子一對長耳朵抖顫
一隻小嘴巴叫不出聲
在乾草堆中混著血腥啜泣
昏白的生命
你這條吃獵人的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