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你單調的,我慵懶地
看你,看你身驅寸寸
被山巔剖解
白色的血流動
氤氳著,脊上凋敝的破屋
有一分寂寞
擺動門前的舊風鈴

屋內,有人偷渡著夜晚
眸裡的一面鏡
燒燬半生積下的書簡
如柴枝取暖,嘎嘎吱吱
鬼魅蹋在屐響,圍繞煨塵跳舞
你稍息,回頭探望
窠穴裡傳出低嗥與飲泣

總有些無心出岫,似被風
強迫的患者
你呼喊著故里
而你為夢而標籤
透白的血依然流淌
頃刻和永恆只是一條通道
忘記初衷時的形狀
矢志前行,到達支離破碎
的終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