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掠去世界的色調

陳德錦

像病人額上的一塊冷毛巾,
一片烏雲橫亙在城巿的半空;
止不住高熱,卻宣布這一日
世界會變得單調和朦朧。

雨來時它撲向移動的傘子,
像要吃掉一枚又一枚磨菇,
吞沒了黝黑、雪白和橘紅;
夜了,再吃掉霓虹燈和公路。

挾着狂風推倒綠樹,用沙泥
把本已污穢的道路染黃。
世界也許將毀滅於火或冰,
綿延的雨季把我們置於蠻荒。

我在房子裡久坐,忘記了
飢渴,無意等待風雨的平靜。
桌上一碟失去光澤的青瓜
寂寞地餵飽了我的眼睛。

2008.6.8

轉載自詩集《三昧》。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