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

「酒一再沉溺,何時麻醉我抑鬱,過去了的一切會平息 ……」
─── 劉卓輝《灰色軌跡》

哲一

新吐的穢氣
既薰不醒一個迷惘的時代
一個癡妄的少年
以為一幕清夜,半空的酒樽將欄杆敲遍
可以敲走寂寥
敲走命途的萎靡
至少,這一夜海堤無涯
總可讓落魄的酒徒跌坐
一酬一酢,向霧中的孤月
向裂岸的濤聲
傲笑殊不倜儻一身的意氣
任淒迷的晚風
繼續吻乾每一道血河
任額角的玻璃碎默默昂首
尋找天河上
那一把向永恆絕唱的彗星
尤其酣興將盡
該把沙浮的悲情豪邁一訴
只留下最後一聲酒嗝
投向無迴的茫茫

附識:沙浮 (Sappho),公元前七世紀希臘名女詩人,以情詩聞名於世,相傳遭情人拋棄後,投海而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