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外事

(仿照西洋詩sestina格式)

芷諾

已想不起是哪種水果花香存在過的香水瓶
沾滿灰藍浪花是那不再流行的大衣
誰也不知道駛來是誰的車子
當杯中剩下餘溫帶來的氣泡
我倆站在海岸伸手觸摸那高樓
胡亂讓唇輕輕烙成不忘的吻

是不是那個快將被忘掉的吻
把你種植在我身上的掌紋緊鎖於香水瓶
讓躁動的線不斷蔓延如鬧市裡的高樓
那年我們不再需要大衣
堵在瓶口日漸膨脹阻擋著氣泡
如同在涉水的不是划槳而是車子

市內走過無數車子
載著在軀體上發酵的吻
全城瀰漫著躍動不再的氣泡
遍地琉璃碎片編成香水瓶
如今赤裸走著沒有一件大衣
無法夷平昨日一同欣賞的那座高樓

是不是那座擾人的高樓
讓你的步履如公路上的車子
此時我已脫下我的鐵皮大衣
連同一切一切放下了吻
桌上依然擱著空如往昔的香水瓶
身後是羽毛飄零彷彿瓶中氣泡

沉淪在熱鬧街角是把一夜凝住的氣泡
千萬年前這裡仍然是荒蕪一片並無高樓
兩個時鐘同時倒下瑟縮於香水瓶
指尖溜出的照片證實我倆曾同坐於車子
你把音韻定格於柔美一刻並封之以吻
使屏息和汗水遺留在那大衣

是不是曾被沙當妮沾濕的大衣
已化作比脈動或燭光還輕的氣泡
指尖彈在蕾絲裙背後如同一瓣一瓣的吻
令漫天星子剎那遮擋所有高樓
從前的沙當妮竟傾倒於車子
無聲地流進那緊鎖的香水瓶

曼陀鈴的聲音於今夜一再把我身來吻在大衣上
香水瓶回復四散的琉璃屑而氣泡躍動依然
這刻我才發現我們仍舊於這高樓看車子穿梭

2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本隆撥」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