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底線

小害

天色很藍
藍色是開盡了的荼蘼
抓一把泥土
或說一段不完的彼岸
在千年以前,或更早以前
無聲地,踩薄了
挾住我足跡的碎路階

如果,從不需要隱喻
略去前方鬱鬱的樹影
我和一個過客,相對著
會是茂密的枯枝
沒有人需要再被認識,或者
我與街角產生自然的違和
但仍有太多路燈
企圖拉近時空交錯
每次跳動,景致虛宕
彷彿提示著,今後
和昨日的,都是悖行的路人

腳步由過往
走向將要猜想的命運
目的地,永遠放在身段之後
逐一潰散開去,逐一凝聚眼前
我把空氣存入手裡的空樽
拋出去
流亡島嶼與倒敘之間
它們試著唇語
勸慰盤纏岸邊的藤蔓
讓我越過防波堤,最後的
一朵毋忘我
原來,忘不了忘記自己的名字
卻忘了,曾答應忘掉你的
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