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間的植物

角角

它們逐片割下天色鋪滿
窗戶有雲紋,時而消散不見
在收成季節誕生的,它們
誤把秋意當作春意盎然,吸啜養份
比如塵埃
然後輕吁一口,感謝出生
然後這樣一個境況
如此討好,暖和。閒聊起來的話
它們話題不離歌功頌德
它們以為藉以分享更多陽光(透過拆射
的篩選)
只要好好粉飾窗子的夢
然後它們設法定義窗外
風,雨,雷電,
也它們無法指稱與理解的
但與生俱來的概念
窗子之外有牛與羊,只要牠們走近,張口
咬合然後凋敝
在這,並沒蹄的踐上,抬頭
作為一株安份的植物(平庸得沒法命名)
陽光折返,它們為此
又雀躍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