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未末

小害

我在一片苦悶裡鑽洞
在空洞的牆上鑿壁
驚恐的人都蜂擁趕來
把我從罅隙中強行拖走

記得牆上有口釘子會
刮傷人,需要撫摸
儘管以指頭凌受黑暗
淌血是無關的;粗糙的感知是
原罪。如果在每跟關節上
踱步會踏上鋼繩,那
山頭與山頭之間的風
就用我來吹

請記住黑炭,它是把黑暗
燒成花白的無辜,而我的疼痛
亦在此刻如霧起。低低的蟄伏
蜿蜒至高高的陽台
時鐘掛起太陽,再射盲
心中的瞎者

就用力往下掘吧!無數的
將從地下被趕跑出來,顯示
身上的穢物。通過腹瀉
又或是嘔吐;通過被冬天
埋沒的種子:發力

但我還沒法,把趕跑我的人
交往,我寧可塞進
口罩之內淹死;如同
千瘡百孔的牆外有花花綠綠
的刺蝟。我生來命苦
無法倒在圍牆,也無法
在荒廢中龜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