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自以為
老,是屬於瞬間
然而,它漫長得讓人在絕望中
找到了破綻
例如我種的一塊石頭
他就伏在背後
與我背靠背的躺著

堅硬的石錐帶動時間的冷
逐少刮掉肩胛
本來長有翅膀的筋腱
庇護所,早已失去
我涉水通過曦微時,學會
啕哭的牆壁。冬季
來臨;接著碰上大半數秋天
因為怕黑,所以愛上黑夜
所有歸零的地方,都有無形的鞘

早知道沒有打算
在結實的表面上篆刻
墓銘看守,遠遠低於雲的片段
終身,不用再次犯錯
不用得來不易的原諒
蟲魚膽怯地蠕動整日的不完美
鳥獸前來打掃落葉
我們就此逸去,也許抱恙回來
多出了的犄角
沒有像傳言中碎成粉末的崖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