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家貓‏

小害

我偶爾看你,如偶爾猶豫你身上
斑斑的,是血漬。如我
偶爾又猶豫,某日發現的胎記
褪了色又現

朱砂還是看見與看不見
夢見的那幅畫像,始終沒有畫成
我的題簽在時間稀釋
你的利爪無法大聲叫喊

但口齒伶俐,也為著鋒利
誰也不敢再截去你的四肢
那些跺腳的旌旄
在領地以外肆無忌憚
我於是請了半天假期,建造一個廣場

你不害怕死亡,從前的人們膜拜你
也為著害怕死亡。你替代神祇
讓我喫一口聖潔的紅茶。但紅色
不是誰的主人,我諒解你
望見自己的影子時悚惑毛躁

拽住尾巴,雨水自會沖散
廣場上任何欷歔,如一張酸枝造的凳
不能及時拭淨你的爪痕。我
就給你一根貓尾草
掃掃在屋頂賞花的玫瑰
若果他轉身向你微笑,你數數
還有多少枝葉,可以送他

或許凋萎是艱澀的美學
你的陽台在客廳中央
凝視窗外落日,告訴時限
不限於盡頭。弓身讓太陽落入腹下
世人也唯有躺下
仰望你煨暖的毛髮
再沒有白色的部份可以留白
你回頭對尾巴說起
每日重覆發生的事
「今天的,比昨天的,
又短了少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