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

阿民

光陰吃人,唾沫裡
掙扎的,竟自詡
酣泳於大海。
五十年煉出來一個字;
用竹篾,挑撥
汪洋;點一盞燈,
迎擊星宿。
我的世界,黑巨人
掉下來的一顆藍淚,
億萬年,始終
乾不透。
勘不破,放不開,
是死別;
說不清生離。
死別與生離,怎地
輕渺如
眼淚中的眼淚?問
刪削過千座
山頭的風,風的
答案,總剽竊
雲的答案雨的
答案;五十年煉出來的
一個新字,竟像
魚目,臨摹秦時堞上
那一瞳白眼的寒光。

22-3-2013 初稿

4 則留言

  1. 附識:
    從來沒取過英文名字,覺得彆扭,覺得像一個紅鬚綠眼的洋漢,突然自報姓名 :「my name is 張三!」一樣彆扭。不過,如果你到 Google 搜尋「鍾偉民」,你會發現不時躥出一個「鍾偉民Ray」;這位長了一條洋尾巴的「中西合璧先生」不是我,雖然他也寫食評,寫書評,沒準兒將來還要寫詩,寫小說,但這個「鍾偉民Ray」不是我。請編輯們留意。
    一直對讀者做成困擾,本來不應該由我來道歉;但羞恥心,也不是凡「鍾偉民」都有的,只好又得由我費神釐清一下,說聲對不起了。
    我2002年去澳門,在雜誌介紹過約一百家食肆,後來出散文集《暴食澳門》,錄了五十家;再後來,發現有喉嚨,能吞嚥的,都是食家,人人能做的事,我也不必去做了;而這時候,這位「鍾偉民」出來了,開始的時候,可沒來個「鍾偉民Ray」這樣的「fusion菜」;如今,起了這 fusion 式名字,讀者總算較容易辨識;說起來,我還真該感謝這既東且西的東西呢。

  2. 先來膚淺但真誠的一句,很帥的一首詩啊!
    我真的很喜歡末尾魚目那一瞳白眼的寒光,五十年煉出的新字跟死死的魚一樣也很不新鮮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