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哲一

隔壁,我聽到一種交易
不比名利場的規則更惡俗。
浮世既然多險,彼此
也需要一身淋漓的汗水,
灌溉各自的空虛。橫豎
數目分明,新塗的臉譜一如明星,
那千里遠渡的鄉音,
又何必脫下?只因從來,
一切最深情的相望,事後
必然相忘。

對坐的人,我們不過是一場萍水,
在紛擾的歧途遇上,暫且佇腳
等一方如此隱秘的樂土。
不必告訴我,那些吶喊與呻吟
都是炎涼當世的頑抗。
像所有共處的時間,你們
可以袒裎以對,可以施粉以自欺。
人間的色相,你們可以靦腆,
一邊選擇裝作耳聵,一邊
竊聽每段起伏的刺激;可以像我
選擇繼續君子,笑讀
一冊查泰萊夫人的高貴。
但故事再精彩,請不必相告,
你隨意打量的一眼,如果
只傷及我無辜的最愛。

「簽個字吧,先生。甚麼時候來,
甚麼時候就得離去 ……」
室內,我想解開領門人的語意,就如現在
解開妳的所有,卻發現,一份蒼涼
始終無法卸去。畢竟
我忘了,曾經奉上的百位數,
一生跪拜的痕跡再深,不曾保證
隱秘的樂土並非自欺的圈套。

於是我開始思疑,汗水
或許是淚水氾濫的錯覺;有些偽裝
實在難免,如為了保護最愛,與靈魂
必須相忘以後,才能期待
再有相望的日子;
我甚至思疑,曖昧的一眼本來高貴,
那突兀的打量,所見的,
或許正是從前的自己。
只是浮世禁聲,已經沒有人
敢指引來時的路向。
一旦步入,選擇了等待,我們
就注定無法離去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