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顆星

阿民

黃昏,每個人
都扛着同一枚腐熟的
太陽;惡果,釀出
一城的赤腥。
盛載在水晶棺的
時代,惡官
如蠍,在生者頭上,
巨螯磕出連天的
噪響;那噪響,儼然
三千偽僧,用棍子
餵一殿麻木的魚。

所有的豐碑,都抽打
大地,一路陰晦的
鞭痕,長得像猿猴
賴以平衡的
長尾,像惡官
靠謊言和槍桿維繫的
和諧。

用金子打造義肢的
豬,總走在智者的前頭。
我問一個詩人:
「在倒退的車上,
如何前瞻?」詩人,
竟也瘸了!不是左傾,
就是偏右。在廢墟,
我撿到一隻跛腳的
發條鳥,左足,
總跟不上右腿的
節奏,像全世界的秒針,
突然,讓分針絆倒。

一座失去數字的鐘,
在水邊,浪擲殘餘的
刻度,就像我,不能
報時,更不敢
示警。在國家的
鐮影之前,人,那樣
虛弱,連奮起的
蒼鷺,連蒼鷺抖落的
一朵黑雲,入眼,
也連帶驚心。

惡官,已蹲上神壇。
癱瘓的病號,蓋着
紅床單,在百丈高的
觀禮台,檢閱
早不成「人」的雁陣。
不成人的人,扛着
同一枚惡果的
黃昏,高掛東方,
為邪惡續命的
輸液瓶,血光燁燁,
那是我們必須仰望的
第六顆星。

9-2012初稿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