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發病
病容在門外
我也在你的門外
但我不是你預備的病人

你抱住一堆病症,證明抱恙的內在價值
我慶幸那些不幸的日子,如常在
出風口走動。我不會為你
簽署,假名的文件
我手裡把玩著一柄霍霍的鐮刀
不是水色的落墨

你每次也規勸我,轉告那些渴望包圍你的人
他們的慰勉已不能達致水的沸點
除非只是眼淚,須要的甜味
你希望他們為你挖掘隧道
避開守衛在晚上的路障,直到逮住消極的尾巴
在解釋的出口驅逐真理

而你就放下了前置詞,就像
潑於一地的水窪,軟了那時那一個月亮
我順應墜下的悖理,造不及物動詞
生或死;你不信神,亦如我
但我們都以默念承托無垠的棋盤
放生愛蛀木的蝨子

切勿把門打開,試圖鬆弛苦惱的椏杈
投空過量的形容及虛象
你可以焚燬門閂,或甚自己
或更換更多的軀殼,最後保留了雜質
與你的本命相同
我仍手持鐮刀,威脅雨後的莠草
一綑綑長在門的四周
而你不是主人,我也不是奴隸
世界已欠缺生病的藉口

1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李韋翔」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