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時,母親,我

水盈

這刻,我只能以這個角度看橋
我遠離了母親,一橋之隔
貨櫃的重量壓在海旁的肩頭
我想起了母親的肩周炎
一定有魔鬼睡在她的手臂
左一隻,右一隻
這刻,我應該替她塗藥油
不該在病床上的我
醫院的味道,叫我思鄉,同時破壞了鄉思
床前千萬不要有明月光
地上也不能結霜
已有太多的遐想
我只能慘淡地看醫院的白色。等於灰
母親的一頭黑髮說白色的謊
是的,头髮也有資格說謊
星期三
探我
獨個兒挽著湯,五十四顆葡萄
全是甜
因為都是她買的
獨個兒乘地鉄,上落小巴
走那段探病的路
獨個兒走,獨個兒走
刮風下雨來,烈日當空來
害怕見了要分離
害怕院門關上,害怕一個拐彎就不見了影蹤
我等出院的一天
終於這天來了
我可以在回家的路跟母親一起走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