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渣:「爸媽都死Q晒!」

鍾偉民:《文學評論》第二十四期方寬烈寫了一篇【荒謬的現代詩】罵荒謬的現代詩人,老先生有膽識,罵得真好!罵得太好了!這哪裡是詩?的確是詩渣!一坨坨遺臭人間的現代詩渣!

方先生說的那位「爸媽都死Q晒」的老詩人,七十七歲了,去年還罵我「老鬼」,說我「詩爛」,行為極富娛樂性;其實,除了「死Q晒」,這老詩人還有一句:「我危殆,她的玉腿緩緩張開。」是挺不錯的;當然,我還是指「娛樂性」,是挺不錯的。

10 則留言

  1. 怎樣可以隨便用詩講粗話?就是借人之口也不應該。寫放屁詩的人簡直是在紙上向讀者放屁。假如寫詩的都是人,這些寫不出好詩卻寫出「詩渣」的,是否應叫做「人渣」?

  2. 「也不知道是『人渣』偏愛生產這一坨坨的『詩渣』,還是『詩渣』拉撒得多了,討人厭,污染文壇,結果讓人覺得是『人渣』?因果難判呢。」原載自新浪「阿民_鍾偉民」微博。

  3. 蔗渣也還可以拿來造板。真不知詩渣有何用?這類東西傍着正常作品一同發表,玷污了人家的心血,有如不可分解的污染物。誰容許這類污染物傾倒於詩刊上、印成書冊,也真罪過。

  4. 方寬烈先生說的那位「爸媽都死Q晒」的老詩人,七十七歲了,去年還罵我「老鬼」,說我「詩爛」,行為極富娛樂性;其實,除了「死Q晒」,這老詩人還有一句:「我危殆,她的玉腿緩緩張開。」是挺不錯的;當然,我還是指「娛樂性」,是挺不錯的。

    1. 「我危殆,她的玉腿緩緩張開。」這句寫得真妙,妙得教我拍案。

      妙不在句法,在於夠寫實。一條老雞蟲,一見佳麗寬衣解帶,玉腿既張又未張之時,當然精旺血湧了吧。試想七十七歲老人,雖然見盡燕瘦環肥美醜老嫩,但有玉人在前,欲施嬌媚,就難免怕力不從心。一旦興奮過度,一派雄姿猶未展,卻冷不防馬上有邪風,出師未捷身先死,糟蹋了良辰美景,自然危殆至極。

      所以他有此一說,確實有自知之明啊!

        1. 黃衫讀過此七旬現代派詩人的小說,寫到床戲,總是玉腿玉漿之類。小說是有娛樂性,但格調不高,有姿勢沒實際便是此流。近來所謂嚴肅作家都忽然開禁,大寫性愛,處處《廢都》幕幕《金瓶》以示追上潮流。說穿了不過是一群自命「現代」的作家在精神自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