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健生詩兩首

洪健生

一、詩人的體溫

汩罗江。
竖了起来
我听见兮兮的涛声
翻向银河
倒向霄汉

猛龙。
就一定要过江
好汉歌。
给谁唱
喝遍三湘四水
千回百转
就明白古道热肠
为何情殇?

不!是东方从此打开了
一扇天窗
海拨的高度
终究给人仰视
逝水已足足两千年
诗人的体温
给人敬畏的心跳

二、白塔寺

你的裙裾
流露。
一厢鱼肚的乳白
让我诧异的光
勾勒。
黑白交织的幻想
一扇。
与世无争紧闭的
山门,终被打开
无门无派
却能如此自成一家
九阴真经
功力至少全无
一座白塔。
入地三尺收埋了
风驰电闪的剑
风花。雪月。
任由挂在水中的
箫笛和恩怨
趁着无眠,吹过对岸
黑风更黑
冷月更冷

(2013年6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