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哲一

一種衣飾如何華美,
看盡隆冬與炎夏,
記得,這小小的一方
總有解脫的位置。

霧氣是一帖短效的鎮痛劑,
一呵,蒙住了鏡中蒼涼,
縱然藥力散後,雨雪風霜
仍在蹙促的臉上奔波。

有時候,香皂會滌清午夜的迷魂。
指環的禁錮如果太久,就滑下
給躁妄過的日子迎頭一注,
揣摩水中的冷暖,有如半生疲憊,
終於膚肉鬆弛 ,逐寸撫拭其中的隱喻,會驚覺
皺痕上纏結再多,原來都可以
決斷釐分。

有沒有一重聲響,恰如急流瀉下
溼過滿滿的一頭中年?
回眸,於是看墜地的漩渦,
迴出朦朧的詩章,不難解讀
那洄中駐紮的斷髮,
正是小心爬梳,
卻抵不過歲月摧折的行囊。

沙啞折騰,栓塞的蓮蓬頭
堅持要唱自己的節奏。
即使拼命抽噎,永遠
都是垂死掙扎最佳的證明;
流水的足音即使嘹亮,
依舊,不離風乾的宿命。
更衣以後,在多風的長夜,
能聽得見渠口的殘喘,
最後的一漣餘波,正訴說華美背後,
應該還藏著赤子的倒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