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

陳培興

一撇水彩拈過春天
我豎筆輕掃
沙漠上無人認領的名姓
以清水繪出綠洲
你以為每筆
是偶然的海市蜃樓

烈日烘乾了所有去向
烘乾了幻夢的綠洲
我毅然塗去乾涸的漠北
塗去親手栽過的仙人掌
願洗滌灼人色調
新雨落到最熾熱的黃沙

蘸過雲和霧 蘸過河塘
各自有的藍綠
雨霽了閃著珠飾
你指向青黛的河塘上
有掌掌綽約的蓮花

天邊小麻雀掠到枝椏
撇撇枯死 然後紛紛落下
卡其色的葉毯 你踏過
風掀起片片遲疑
那些印象總是蒙蒙糊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