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路

─── 謹以此詩,獻給一對並肩共行七十餘年的夫妻

哲一

如果海岳不仁,天地無情
任塔納托斯與邱比特的
冷眼,佇在懸滿暮靄的歸途上
看妳的足印,微顫、躊躇
獨向最後一次黃昏,悵然奏起
告別的圓舞曲。

縱然,臨行只留下迷茫
但妳看見嗎?天際
總有一撮獨明的流火,正靜靜
掛成一盞航燈,在塵寰失明之時,好讓妳
看清浮生的絢爛、荒唐,與喧嚷
且付予,決然揮別的灑脫。

妳看見嗎?那本是一齣悲喜劇的緣分
注定七十年前,要把洪荒都敲破,滄流
都踏盡,方讓我預先約定,一段傳奇落幕
以後,為妳,譜長空上,僅此一闋餘韻。

通往不朽的歸路啊,即使,迢遠更陰黑
即使,妳比我先走一步
而仰首時,即使天地無情,海岳
依然不仁,別忘了,塵寰之外
早替妳,掛上了一燈流火,一如
七十年後,我輪迴並行的腳蹤
只為妳,永遠引航。

註:塔納托斯(Thanatos),希臘神話中掌管死亡的神,風神艾俄洛斯(Aiolos)之子,居於冥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