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兒

孟煒

太陽東昇西落
月亮夜明晝沒
他們循著固有的法則
而星星的隕落
意味著永遠的定格
樹枯了又長出新枝
花開了又落
只是山整了容
水洗掉了錢的污濁
只有時間堅守著自己的執著
執著的像左小祖咒的歌所唱
當真理站在謊言的那邊
我就解決我自己
可除了左小祖咒我再沒聽見有誰敢這麼說
冷眼旁觀眼前的浮躁
一切好比丰乳肥臀的少女
人們喜悅的是那豐腴的乳房
和可以滿足慾望的翹臀
而感人的故事少了
可還有那麼一群呆子
靈魂一意孤行
總想找尋散發香氣的花
他們以為自己就是時間
堅持著永恆的精神
還好有人會說他們是理想主義者
可更多的人說他們就是一群瘋子
在現實中找尋著屬於歷史的東西
而他們的命運
便是淪為現實的棄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