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紋

米米

一巴掌
刮出了裂痕
雙方的立場僵直而黑白
每天下午
必然在小店
讓腸胃病消化著我
我正端視著一對透明的男女
在雨下淅瀝淅瀝地接吻
遊樂場就在十公尺以外
事件相距一萬光年
(也許都是杜撰不成?)
我有時坐上《開往中國的慢船》
傾斜、眩暈、
羊博士、雙生兒、迷你戲院、starbucks
電車軌的達達
從週一至週五
從不止息的斜紋
從小肚蔓延至腳踝
只有週末
我有很好的藉口
離開小店、遊樂場、日本作家和苦澀的咖啡店
投入旺角的蠻流裏
陌生人強制性地奪去意識形感
只有周日下午
我在浴室檢查斜紋時
發現它們仍然頑固和幹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