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詩兩章

河東

远方的风景

总是在回避,像雪回避阳光,错误回避真理。
不安的内心里钉着坚硬的钉子,挂着像火苗一样摇曳的风景。一场自费的画展!
假如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客人,虔诚的脸上,隐藏着无法绽放的颜色。捉摸不透的生活,放下的尊贵,像一道生僻的目光,掠过山的脊梁。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远方,只不过,他还没有想到要去旅行。

黑暗中的眼睛

总是躲躲闪闪,眨过不停,在黑暗中窥视,像扬起头的蛇一样,捕获猎物准确而且尖锐,且是安全的。
内心忐忑不安,好像随时会暴露自己。最厉害的敌人是内心的恐惧。
也有疲惫的时候,就会闭上一会儿。那种安静的实质是,时间像流毒,无须渴望幸福会自然光顾。
拔正心情,睁开眼睛再次面对黑夜,面对春风有毒的箭镞,怎样忘情地吹开满园的花。花粉堆积在绚烂的背后,像坟墓一样高大。黑夜中的眼睛,便是那伟大而自私的墓志铭,睁得大大的。
也许,永远也看不清生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