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兇手

水盈

是沒五官的小兵
把人的眼耳口鼻都給拆下來
扮天真
這邊廂破滅一切很殘忍
那邊廂伏在女人胸脯上哭憐
別告訴我
別告訴我天使會老
別通知我
別通知我你持刀殺到
我就是愛上這刻的女人,肉身,女人,肉身……
你身上那套軍裝
百日未洗
就算在天堂的池盆裡洗破了
也去不了腥
口水潑瀉到女人的咀臉
不用怕
她也是沒五官的哪有咀臉?
你有什麼是怕的?
口腔期時也有了煙蒂在口叼著
煙屑臭了你的整個皮囊
你說這是你
你的手槍瞄準我
……從此,槍有了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