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的甜蜜

─── 戲贈某博士詩人

哲一

不拈,不捏,不擷,不掇
將詩蟲的矯情,我恨不得
只用姆指和食指
夾死;將詩蟲的病吟
用無名指,用尾指
一撚,牢牢撚上衣夾
將句中流毒,字裡贅疣,風乾;蟲屍
以鹽醃好,以透明棺衾置好
以為這樣,蟲豸便不腐褪,不殞滅
便繼續獻曝人前。至少
用我儼然不倒的中指,向盜名詩蟲
始終致意

9 則留言

  1. 看到一句「詩」:「用拇指和食指把它夾起……」想來想去,不就是「拈」嗎?一個字,能寫成十個字,大概也是一種異能。包皮過長,長到這寒磣樣兒,竟就是博士了。

  2. 嚇一跳,在下記得也寫過食指拇指之類的句子,慌忙找舊作一讀,還好,我寫的是︰
    「右手拇指食指
    拈著,輕輕撕開封口
    把東西倒在手心」
    又想一想,我又不是博士詩人,哈哈不關我的事

  3. 熒惑是理科博士,不知這首詩是否寫你?「用我儼然不倒的中指,向盜名詩蟲 始終致意」不就是粗口手勢?為何鍾生會讓這樣的文字貼在這裏?這不是詩的芳園嗎?
    一位詩人應認真寫好詩,其他東西都沒有意義﹗認真寫好一首詩,人家就會欣賞你﹗

  4. 我是連會考中國文學都沒讀的門外漢,什麼博士這些謬譽大可不必,我承受不起也沒能力自誇。我倒是認同詩人應認真寫好詩的一點,我從來對自己的文字負責,精益求精。喔,離題了。

  5. 哎呀!妙!詩人這詩恰如其分地把中指留給應得之人。妙極了!我現在也得用上唇和下唇把茶啜進嘴裡,再讓茶杯底部吻在桌子面部,然後把自己的身軀安置在被子和床褥之間,再用眼簾遮蓋眼球。期待詩人大作!

    1. 文字講究精簡,辭達而已,不必寫太多廢話。人家用一段文字,甚至一篇才能說明的道理,我能一言以蔽之,這叫簡潔,傳神。鍾生一向追求文字基本功,應明白文字簡潔的重要;也應明白文章切忌累贅。這首詩就是累贅,鍾生一句不恰當的影響,就有人去學這種累贅的的文筆,影響深遠。不平則鳴,可以幽默諷刺,講粗口,做粗口手勢,只能反映你的修養,一點諷刺的藝術感染力都沒有﹗

      1. 可惜啊!耗費了堂堂一個小女子的時間,去「抬舉」我的戲作。為免又落妳老人家的口實,猛說「累贅」、「沒有意義」甚麼的,好!我就廢話少說,反正有五指以詩贈人,另一隻手還閒著,不妨留著那中指,向您老人家致意。

        至於修養嘛,對一些閒著沒屎拉,說句話也不見得有啥水平的東西,我也不需要談甚麼修養,反正我不好口舌之爭。若您老人家還是不暢快,何妨約個時間出來,雙方切磋切磋?小弟從來學藝不精,膽子倒不小,一棍六點半,願在此伺候便是。(行拱手之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