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四

子衿

蟻穴刮起風。
今天的路很急,
綿雨,唾液,小腰丘下
流水匆匆。

工蟻隊列像一條鐵路,
沿陽光播下的引水道,趕進巢穴。

工蟻用木屑架起壁壘
抵住片刻洪流,
少年卻被沖走,
腦海默想蟻后方才的姿態,
然後合起雙眼,
蕩漾水中。

旺角E出口外,
流水在巨人們的腳下一洩而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