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三首

芷諾

一、忘

曾經陽光燦爛
是夏吞噬的一瓣
天竺葵隨北風到來
而當風兒凋謝
仍不願消散

二、特萊維噴泉

從前走在這大道是和暖秋風吹來
並暖意陣陣繽紛漸濃
是一個晚上你突然把特萊維噴泉刪掉
而我一直在旁等待

今夜我獨自在猛風裡看浪濤沙啞吼叫
但冰封耳朵我只見寂靜的肆意哭聲
從遠處濺來的落葉被海水沖淡
成了Fontana di Trevi

三、凋謝乎?

在你腋下小睡
嬌柔給吞沒於這夜的海嘯
在這若有失落的晚上
我已潛到夢裡去
我以為淚可倒流時
你的胳膊卻已被淹沒
隨著毛髮逐一滲進體內
又是一種如此接近的觸碰

2 則留言

  1. 這三首短詩有別於詩人之前的作品,以簡潔的短句替代連綿的長句,但想像的空間仍得以保留,而我尤其喜歡第三首。希望詩人多方面嘗試,在未來有更多作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