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運站

小害

還是,公車守約
駛離車站
我們就在此
沿引路的虛線揮手
放飛紙鳶

若天上真有神明
衪們該熟悉,如何割斷
對方的扯線
手心冒出汗水,黏稠
在要拐的圜角,一些漂流
但堅硬像卵石
的目測
依舊清澈蔚藍

你有如小孩遠方的哭聲
投向母親懷裡,報失
褪色的浣熊
它無心染藍你
我也無意舀走你身上
一瓶沙土,如果
希望能攔住瞬間
我是願意放下還在搖滾
的滾軸--

請把我送進履帶,無聲地
在每個黑洞之前
每根齒輪在交接點低嗥
並非線性的扭曲
當三女神仔細失去重量的代碼
而你解下鐮刀
我們己賣掉家鄉故地
不能折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