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界

阿嘉美

一場接力
延續了千年
羊皮紙上人們用血用汗用
不是自己的
眼淚
勾勒或抹去
一種不可忽視的

白皮膚的畫
黃皮膚的畫
不白不黃的也畫了
曲曲折折
沿著海岸
沿著山脈
沿著
成堆的骨骸

您若斗膽不經允許
跨越
那步伐可以引來
長著槍管
擅長拿去你一切
身外之物的
物種

它們沒有臉
它們是那喜愛定時歡聚一堂說說笑笑的
畫線者的
影子

也是他們的
背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