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的第十二夜

小害

終於,擱下如取如攜的生活
為畫一個界面
斟滿一杯易冷的咖啡
在地圖搜索,有關於昔日
有關於太易忘掉的容貌
從一些枝節的起點中
塑造龐雜的山形與曲折的流觴

「吁……」你呼出了生氣
昨天才趕來的冷鋒,記下了臉頰
兩道永不看厭的岸線
有些東西總是太易明白
因為不能得到,所以還得反起衣領
留下僅存的溫暖

我學不懂跳舞;不懂太多節拍的轉折
但喜歡音樂,就算無聲的文字
仍想譜上行板的四分音符
好讓你知道,琴鍵的黑白不是歲月崢嶸
只有暗小的罅隙才會絆倒指頭

世界,我們無法看透,只能看見
眼睛比指節衰老更快
漆黑從何拿捏

時間,令人難以下嚥
煮一道菜
煮老的地方永遠不會脫離車軌
駛向轉乘月台,嫩滑可口

但你已收拾碗筷
味蕾徐徐走過擁擠的人潮
無色、無味;舌尖舔淨人間色相
越俎的,大概不是瘋子

蟒蛇希望脫皮前占一次塔羅牌
請先抽起命運之輪與愚者
然後將倒吊人帶離意外
審判的世界

用來果腹的狡兔會否借屍還魂?
兩個太陽是煩躁的
大海是虛無
所有冬天都在一個紙盒內發生
排列整齊的一條甬道

真實的丑角不在馬戲團
坦白說,你知道
在每個要轉的彎角都有些門
等待開啟

房間內有你偷走的鑰匙
不經不覺,插入寒冷的傍晚
反正無人知道
亮起的燈打著暗號
你告訴自己,反鎖的人原來是我

「如何綿長的生命,都不及短短的命數。」

你說的時候,有點像英雄
有點像掛在銅像腰間的匕首
無可預見的鋒利

可惜,日曆沒有標誌
有關你的節日
後來我才發現,我們也是
逃離鋼鐘的發條鳥
滴滴答答,在原地踏步
等待斷鏈的一刻

踮著腳
捧起少撮的世間
寒流把南面的霧氣結霜
人們,夾在中間受潮

該由何處開始,把沾濕
的部份扭乾?該如何把剩餘的水份
循環再用?就這樣吧
倒數一二三之後
開始思考雨雪的關係

開了電視機
旁聽昨日與昔日的舊聞
有些天災、有些人禍、有些可避免的意外
有最佳男主角;或
女主角、有情緒與衝動……

關了字幕及啟動靜音功能
我為他們旁白,作為每天的晚禱

忽然想去一趟很遠的旅行
在門牌貼上「人去樓空」等等的字樣
無關痛癢地,讓小偷不忍光顧
留下的,那箱行李

我一定能找到很遠的地方放逐
如此深信著,如四季相加也不及的長度
那兒一定有一棵禿樹,滿滿地
站成了魍魎,我將會如此深愛著

十一

誰,放生一尾魚
划進內心缺頁的書冊
故事從何開始,刺穿書背後
線裝的疼痛。漸次囤積
當中的筆跡有鰭的模樣
有擺動後必須經歷的弧線
直至抵達,湖中不可收回的漣漪

十二

入冬
被凍傷的詞藻
越漸失序
愛恨的距離與是非的對錯
一些話語,需要時小心掂量;一些
影子,不需要時,完全被重置
所記起的指針都指向南方
海的盡頭是遼闊的冰原

冬天沒有到來
冬天,一直就在四周
我的夜晚,有著一千零一塊拼圖
多出的一塊,是你
拿走的一塊

4 則留言

  1. 您好, 小害. 您的詩总是有这般內在韻味. 本人水盈, 如果您有印象, 可能會記得我的那首’ 病时, 母親, 我’是您下过留言的, 过了數个月我才看到, 心中有喜悅, 謝謝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