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終會發現兔子的真相

小害

只不過
睡過了少許
我索性穿起加了大碼的世界
把百葉簾的湖水藍
抽乾為鵝蛋黃
然而我們的身體過於纖瘦
讓被單羨慕著
讓陽光的陰影也妒忌著
純白部份
總有沒勁兒的摺疊

從一群熱帶魚
游向走廊
討論兔子,有關於迷戀月光
是偷風聲音
伴隨隔絕的耳朵
安靜地付出安靜
住在水裡
浸泡過份溼澀的汗液
要是沒有分開,彼此是必要
用一隻不見得壯健的手
遮蔽天空
眼睛,戴上眼罩
在眼罩上,再畫數對眼睛

緊貼心房的馬賽克
於是片片剝落
竊取夢
在奔走的形貌
彷彿侵蝕的圖騰是場意外
停在安全島前的吊車
吊起空洞的撞擊
關掉,忘記
曾追逐曳紅的尾燈
讒言成為一個最大圈套
繳交過量的
回憶的罰款

以繃帶纏住指頭
從此,再沒有信手拈來
就算能掐會算
也預見不到
誰捧起魚缸裡夢想的重量
晷道,由光明走進陰影
我,沿白晝接近傍晚
麻雀們趕返灰綠的森林
打開歸家的窗
牠們不明白
兔子為何匍匐在地
不吃瀕死的魚
只知道啁啾我們活著的間距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