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采聲。」

「在沒有/知音的劇場,你是我的/采聲:在沒有共鳴的/人間,我是你的琴絃。」──阿民:〈貓.除夕的幽靈.尾聲〉
「這城市斑斕的色彩忽然溶解,/彷彿一頁印畫,/溶成一張白紙,白得像一張病床的被單和軟枕。」──陳德錦〈重回南方.霧〉
「羸弱的黃昏已是最後一線光/像遺落在西邊的神/終於失手了,燈光漸亮/反照出那那個庸碌的被創造者」──秀實:〈人〉
三位詩人合集的《三昧》,寫世情滄桑、人間真幻,確是各臻其妙。所謂本土題材,絕不應畫地自囿。讀《三昧》,才省覺什麼才是詩歌的普遍性和「詩齡」的真正意義。
黃衫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