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

小害

走向意識邊陲
與白樺樹並生的河流,一起流落
風吹拂顛倒。多少是
滿懷心事的小鳥,耽憂未滿花期
我依然一個人搜索源頭
並以黑白畫面排開繽紛的俗諺
人們沒有依我走過的方向
反向走來。我就以一次筆觸
記念著對方,如鋼一般的速度
勾出樹下的日影線
是故意;或無意
我沒有妄想愛著整個世界
在一片平衡的土地,朗誦的歌聲
多與現實無關的不該被遏阻
如一點點夜語
結實、不移,純粹地
唸讀生命的皺紋
若他們頃刻超前或發現我悄悄拖行
我是沒有理由,讓他們值得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