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塿的詩

培塿

《折磨信》

你挖開信封的心瓣
將自己動脈中的墨水灌進去
直至墨筆的血管枯竭
錯注單純的淚水
然後嚴重貧血
每一滴
都酸蝕無辜的信紙

就算信封沾滿黑血
她仍不知開信刀切割的是心胸
就熟練地劏開
單薄的字句
她蔑視漿糊塗出的淚水
因討厭它無法代表封蠟的熱燙
於是咬牙撕碎信紙的神經線

死了嗎
你問自己
但那封信的心臟還活然跳著
碎屍自甘倒臥暗巷的垃圾桶內

折磨完
你跟信一起哭

《不要吃掉平靜》

鈴鈴
用鎖匙扭出藍火
投下行裝在鐵板上烤起焦慮
「誰?」

噗滋
仰臥在燒烤網上
受血唇磨擦的空氣
熟睡化成褐色
黑煙卻從我口中吐出
「唉。」

嘭嘭
誰在門上灑鹽
滲血的門縫同時滲出食慾
我游出熱油淺起炭灰
卡在筷子中間
「殊-」

不要吃掉平靜

《苦茶》

桌面的荒野的碗邊有繡花附帶
死根如望郎歸的寡婦
怨悔爬上腐壞卻還瞪著眼的猙獰
焦屍 咽喉烘焙出體液
你不知道為何禿鷹飲得下
就算狡猾的母親早以小熊暖壺作為掩飾

死根繡花碗和你
曾團結地仰視黑墨空襲
如今膽怯紅根卻望著繡花碗戰友剖開的
心肺被火藥染黑
食肉蟲在體液浮著
你呆望著
焦屍和食肉蟲糞便的化學作用氣化成狼煙
一呼一吸都是折磨

終於你被迫嘗試模仿禿鷹 用湯匙
模仿得不似
變成了血盆鯨吞焦屍血肉的樣子
碗後你瘋狂的眼珠撞上眼角流出了血淚

乾一碗苦茶
寡婦悽厲的叫喊會迴盪
或匐匍在舌根
或沉溺在腦海
怨魂不散
是借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