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有雪

哲一

雪塵一落,在最冷的國度
在無法冰釋的星河
只諦聽一段苦緣的訣別
聽一滴淚,由寒夜到破曉
由妳的眸光到雪的天涯,泣下了
一個宇宙,一痕無聲的悲哀
今夜,趁雲月未瞑,罡風止步
趁我撫雪的兩手微顫
在葬妳名字的白原,駐足
且為掬掌飲盡,每一河
妳睫下曾旋繞的冷泉
至少,我妄想每瓣冰花,都曾有緣
飄入妳墜過的漣漪
在凋萎之前,都讓我
做花上寄眠的螢蝶,一夜甦醒
琉璃雨下,替妳悄然載回
那些無家可望,無晝夕可等的餘生
但沉霰的平野太遼闊
而失向的淚痕,忘了漂泊
是忘情後唯一的渡頭
當最冷最冷的國度,雪塵
仍在紛然泣下,一滴冰淚
在天涯失蹤,迴留的
只有點點風霜,聽微顫的飲客
合十,閉目,再說起一段苦緣:
「一月的飛雪最冷,為妳,
我卻冷下了所有世紀。」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