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華》等四首小詩

芷諾

1.嘉年華

你把陳腔濫調再次折射到琉璃上的水珠
燃燒過的星星餘下最後一撮火屑
灑落在今晚的Rosé
隨著氣泡升高
它們在房間微弱的燈光之中躍動飛翔
當酒杯都成了舞池
我們只是依傍著
擁抱生命僅有的時光
而水珠滑落的一剎
日照完全消失

銀絲線大象披肩也是兩袖清風
佇立在今夜的窗台看
生命不過是呼吸依然的頃刻

2.晚春

傳來是晚春和暖的氣味
在這等待的深宵有吹來陣陣冰冷晚風親吻
另一邊是空調呷過熱茶後的孤單嘆息
身軀在這遠離鬧市的沙發上看著慵懶的
渡輪劃過海面渡輪是慵懶的
灰藍浪花使生命於今夜密雲滿佈下缺氧
巴士的剎車聲也是默然的

3.捲夢

輕紗般的夜色泛濫著
溫柔的被子和肆意的肉身把
星塵都捲進月亮光背後的酣睡者的夢裡
夢裡突如其來的溫熱感大約是37˚C
漸漸澎漲直至夢境變成殞石墜落
當星星都燃燒掉了
塵緣已經躲藏在漆黑裡的街燈的柔光之中

令人困惑的一種旋律隨著星塵散落而
又被捲進醉酒的恬淡的夢裡去

4.遊人

獨自在沒有撐傘的雨中盤旋
傍晚的柯樂納廣場唱和著途人踏碎的雨窪
與如夢境般的那個晚上一同粉碎
請別以為有準時到站的列車
它只會在指縫溜走
彷彿昨日打破的香水瓶
琉璃散落了足跡
此時,香氣倒是更迷人。

2 則留言

  1. 我在唸<晚春>時,用了這個音尺:「身軀在這遠離鬧市的沙發上/看著慵懶的渡輪/劃過海面/渡輪是慵懶的/灰藍浪花/使生命於今夜密雲滿佈下/缺氧/巴士的剎車聲也是默然的」想請教詩人,這樣的讀法和你的創作原意相近嗎?
    另外,起首幾句對「晚春」景物的矛盾掌捏得不錯,詩意在對立的感覺中、在模糊中透現行間,這點可讀。

  2. 先謝謝浩銘兄迴響指教。至於音尺,我這樣唸:「身軀在這遠離鬧市的沙發上/看著慵懶的渡輪劃過海面/渡輪是慵懶的/灰藍浪花使生命於今夜密雲滿佈下缺氧/巴士的剎車聲也是默然的」
    多交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