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坐

─── 記九月七日夜晚,於添馬艦政府總部抵抗國民教育

哲一

我以褲上一片的海藍
在市邑的公路中盤膝此夕
在每一趟搶呼與挪移間
合奏出整夜刮磨損汙的弦樂多重奏
更伴以每星浹身的汗花
破殄這征途上一道接一道
重圍與鎖禁,直至搗破無間的犴獄
與彼方喧呼往復的城臺
正色怒臂那一眾旗手的誥諫
作一響最磊落的呼應。
任高高閈閣之上,有鍾情於僭妄和詭密
那祗習慣偷窺的盜竽
憑一令敕諭就張掛而出
一列列快門的閃蕩與曝光
不過為對岸炙灼的赤陽
寄奉出一鴿鴿無須待於秋後
亦將翻算不盡的孽帳
但一夜便殷盛滿地的綻蕊
敢挺觸起自天地湧泄而來攢心的亂箭
和樓層那八方瞬刻逝散的兔崽鼠子
都因擂臺之上,有震震吼雷的競發洪音
一懾。而我無所畏怖的拳腕,一朝天
亦舉出勇決的呐喊,只等撼耳敲來的銳勁
讓一貫渾沌濆激的亂流從此憬悟
該以萬千逸宕的奔河,代替
泉流噤聲後的盲目與哆嗦
去濡沫一港會苦十五春秋的池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