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窄巷

沈伊方

唐查在窄巷的這端徘徊許久
想,在巷的底端
那小鋪子裡甜美可愛
總穿著青色布衣的
阿儂
「什麼時候該去見上一面?」
唐查咕噥著踱步

唐查往窄巷的底端緩步行去
想,在巷的底端
那小舖子裡活力熱情
總繫著杏色衣帶的
阿儂
「現在我就要去找她!」
唐查離阿儂近了

唐查在窄巷的小舖子高聲談笑
想,在巷的底端
那小舖子裡澎湃激昂
總擁著自己藍色袖子的
阿儂
「此刻,世界上沒有人不知道我很幸福。」
唐查和阿儂天生一對

唐查在窄巷的燈下黯然神傷
想,在巷的底端
那小舖子裡熱淚盈眶
總喊著不要離開的
阿儂
「對不起,我即將遠離。」
唐查不得已離開阿儂

唐查不在窄巷的這些時候
想,在巷的底端
那小舖子裡日漸衰老
總擁著番紅花沉思的那個
阿儂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不再契合了?」
唐查開始徬徨

唐查向窄巷走來,帶著新來的信息
想,在巷底端的那人
阿儂已經不再是以前的
阿儂
曾經的她已然改變
「雖然如此,但我想這樣更加適合!」
唐查和阿儂天生一對,

比天生更加純粹
──────────────────────────────────
作者註釋:
  主角唐查與台灣早期農業經濟主要來源「糖茶」諧音,象徵的就是台灣的農業;而女主角阿儂,不僅代表「農」業經濟,同時「儂」也有「我」的意思,也就是作者的故鄉台灣。
  詩歌第一段顯示糖與茶在農業上的發展;第二段活力熱情的阿儂,是農業經濟的起飛;第三段澎湃激昂,此時台灣農業表現亮眼,經濟出超,糖與茶的利潤滾雪般的堆高;第四段的遠離代表工業競爭下,糖、茶的出口已經不再代表著經濟奇蹟;第五段日漸衰老的阿儂象徵農業已然衰退,拿著的番紅花有「等待著你」的意思,顯示當時台灣農業並沒有即時改進,與人競爭慢慢失去競爭力、農業經濟結構老化;最後一段,是全新的產業升級,農業改型,使的台灣農業在競爭之下有新的轉機。
  詩歌中的窄巷則有「台灣農業的歷史長流」的寓意在,全文以反覆吟唱的韻律去敘述、描寫台灣的農業興衰,一種從台灣早期以至於現今的節奏,像是青春戀愛時的那種起起落落,我們一同見證了台灣農業歷史的理性與感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