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

─── 記樓下公園一夜獨跑

哲一

暮燈之下,沒有渴斃棄杖的夸父
衹一個逐影的少年從無止步
擎來滿城不見青翠的樹蔓,為沿途一撒
身上淋漓半夜的筋血
且要以時沉時浮的吐納,向天地冥昧
證悟這活變和靈動的我命。
已忘了腱膜之上,有阿基里斯遺存的箭傷
也忘了拽肌扯骨的痠疼
趁神思未紊形容更無悴槁,我只好
繼續提步衝鋒,將每寸未破的城郭與垛堞
一一踏碎!而就算城關內外
猶掀多少副橋牌的囂爭,多少漢界與楚河
舉手無回的戎仗,還可竊竊掀開
椅上裙下多少徐娘的風光
當勇將一心奔命,只怕也無暇關顧了。
一傳在耳,是搖滾的戰鼓,兼須高亢應以
電結他六弦無前疾走的呼喚
我便寧願半身裎袒,再讓汗漿漉漉隨風蒸發
而無止的蹤響一路追影,如切切追求
天涯遼遠仍不群培塿一場的孤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